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柳千丝,绊惹春风

普通人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格还算开朗,为人还算不错。 长相一般,身高一般,能力一般,人是一般。 不会浪漫,不会情调,不会唱歌,不会跳舞,不会吸烟,不爱喝酒,不会开车,爱听老歌

宋朝之美  

2011-03-29 13:3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论语·雍也》:不有祝鮀之佞,而有宋朝之美,难乎免于今之世矣。

很多人解为:男子光有美貌而无才在当今(当时)之世难于立足。

然而我从网上找资料,发现公子朝非但没有不能立于当时之世,还活得很滋润,为众多貌美王后的小情人。

看来孔子还是有另外的意思。只是没有前因(主语、环境、背景),只有后果。很多人想当然的在前加上主语:人

便成了:“人没有祝鮀的才能,而只有宋朝的美貌,在当今乱世是很难混的。”

但孔老先生在这里应该讲的是治国之略,

应该是说“国家没有祝鮀这样有才能为国家做贡献的人,而光有宋公子朝这样表里漂亮而祸乱国家的小人,这个国家很难立于当时之乱世。”

 

两天前在上沙同学聚会,电梯中看到两老妇,五十岁上下,浓妆艳抹,徐娘半老,一人搂着一小青年,打情骂俏。那两小年青细皮嫩肉,模样俊俏,衣装闪烁,手势动作也是兰花指细扭腰那种,有如湖南卫视何炅,只是黄毛区别。

明显,这是无祝鮀之佞,而有宋朝之美的两小年轻。他们也没有“难乎免于今之世”。

若以第二种意思来解,不知道这两小青年,是否会使那俩家庭“难乎免于今之世”?

 

 

关于祝鮀和宋朝的先进事迹,网抄如下:

《左传·定公四年》记载说,刘文公召集诸侯开会,讨论怎么打楚国。开会之前,大臣觉得祝鮀是谈判高手,应该带去。果然,在会议之前,卫国听到传言说到时候排座次,蔡国将排在卫国之前,于是卫灵公派祝鮀去搞定。祝鮀于是私下去见苌弘,用长篇大论,有理有据、有利有节的长篇大论说服了他。最后达成了目的。这篇说辞现在还记载在《左传》中,可谓是滔滔不绝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 宋朝是个很漂亮的男人。《左传》中曾记载因为他而惹起祸乱有两次:

    昭公二十年,“公子朝通于襄夫人宣姜,惧而欲以作乱。” 跟人老婆睡完,怕被发现,于是铤而走险,谋完夫人再谋国,发动叛乱。

 

  还有一处是在定公十四年,“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,会于洮。”据说南子也是宋人,和公子朝曾是青梅竹马的恋人。南子嫁给灵公后,时时思念旧情。估计灵公床上功夫不怎么灵,满足不了少妻,只好专门安排老婆与旧情人相会。 

老爸不怕戴绿帽子,儿子可咽不下这口气。太子蒯聩从宋国路过,老百姓对他唱到:“既定尔娄猪,盍归吾艾豭。” 娄猪是性欲极强的母猪,艾豭是种猪,这歌词的大意是:既然搞定了你家的母猪,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的种猪?太子被气个半死,于是对他的手下戏阳速说,待会儿你随我去见夫人,我给你丢个眼色,你就把这个淫婆杀了。结果太子一连丢了三个眼色,眼珠子都快丢出来了,戏阳速也没敢动手,反而让南子看出来了,大喊大叫,蒯聩只好逃走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3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